【转载】Chinese? No!

来看两组词。

第一组:美国人American、澳大利亚人Australian、奥地利人Austrian、加拿大人Canadian、德国人German、意大利人Italian、挪威人Norwegian、俄国人Russian———他们的共同点是词尾以“-an”结束。

第二组:缅甸人Burmese、中国人Chi-nese、非洲刚果人Congolese、日本人Japanese、尼泊尔人Nepalese、葡萄牙人 Por-tuguese、非洲苏丹人Sudanese、越南人Viet-namese———他们的共同点是词尾以“-ese”结束。

我访问过美国俄亥俄州(Ohio)。那里的人如何自称呢?是不是Ohioese?错。他们自称Ohioan。他们可不想在词尾以“-ese”结束。我的家在加拿大多伦多市。当地人称呼自己为———你猜对了———Torontonian。你可千万不要叫他们Torontonese。

如果你处于第一组却仍找不到优越感,或者你不幸碰巧位列第二组但也不觉得低人一等,那让我们从西方引经据典。

英文版《朗曼当代英语字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1978年版对“-ese”的定义:单词后缀。1. 属于(所指的国家的人或语言);2. (通常贬义)以所指的风格撰写的文学作品。举例:Journalese(报纸语言,夸张事实,用语多繁冗或陈腔滥调、无甚意义)。

再看微软电子字典(MSN Encarta Dic-tionary):…… 3. (贬义)所指群体的语言风格:举例:officialese(政府公文语言,被认为毫无必要的艰涩)[源自旧法语“-eis”和意大利语“-ese”]。

以上两部字典出版在种族主义被取缔的当代,但仍明白无误地透露,“-ese”作为名词后缀,具有贬义,对人不敬。更不用说几个世纪前,古代欧洲人自视为世界中心,把东地中海附近的国家称为“近东”、印度以西的亚洲国家为“中东”、印度以东的国家为“远东”、北美大陆为“新世界”。

在古代,经济比较发达的中国通过丝绸之路向欧洲输送中国商品。尽管欧洲人对这些商品倍感新奇,但对来自遥土僻壤、完全异类的东方商人感觉颇不适。在骄傲的老欧洲人眼里,东方人外表奇怪,文化低劣。他们嘲笑后者难懂的语言和文字、丑陋的服饰(例如,男人长袍马褂,还梳着长辫,而女人则痛苦地缠着扭曲的小脚)、难闻的食物(例如臭豆腐、盐菜、踩过鸡粪的鸡爪)。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能够积极、正面地看待你、称呼你吗?

缅甸、日本、尼泊尔、越南人在外表和文化与中国近似,也同样成为“牺牲品”了。

如果你还没有被我完全说服,在古代,中外文化冲突竟如此具有毁灭性,那么让我援引一个更近的案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案例的肇事者同时还制造了他们始料不及的副产品———幽默感:1960年代初,一个南美洲国家侵入中国大使馆,将缴获的针灸银针作为中国的间谍工具罪证,广为宣示!

你会问,那么有些非洲人(例如埃及人Egyptian、突尼斯人Tunisian)、中美洲人(例如牙买加人Jamaican)、南美洲人(例如巴西人 Brazilian)以及有些亚洲人(例如韩国人Korean、马来西亚人Malaysian、印度人Indi-an),为什么他们的英文名称后面带 “an”而不是“-ese”呢?

我的研究表明,首先,欧洲人在与中国人接触几百年后开始与韩国人、马来西亚人等谋面,那时欧洲人已经进化得相对文明、种族主义思想不那么严重了。其次,在那个时代,欧洲人逐渐适应了亚洲人的面孔和文化,并开始接纳它们。最后,与欧洲人最初互动的韩国人、马来西亚人等,其交流方式可能碰巧为自大的欧洲人所喜欢。

此推测也可应用到某些以“-an”为人称结尾的非洲国家。

在新加坡,由于新加坡开国之父深谙英语,把握了“-an”与“-ese”背后的微妙含义,在1965年独立时,就决定自称为Singapore-an,而非Singaporese。

印度另有独特之处。印度人的祖先是欧洲人。欧洲人把印度人看作亲戚。你不会使用低劣的名称来称呼你的亲戚,对吧?

同样地,中美洲人和南美洲人是北美洲大国墨西哥人(Mexican)的表兄弟,也侥幸地脱离“-ese”一族了。

你又会问:葡萄牙人也是欧洲人,怎么后面也带上了“-ese”尾巴?几百年前,葡萄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与欧洲列强惨烈地争夺海外殖民地的资源,结果被欧洲仇敌国家们所嫉恨。

每一种现象背后都有原因。你我的任务,就是找出这些原因,并且如果问题存在,就尝试平和、理性地解决它。“-ese”尾巴是古欧洲人的遗留物。在21世纪,世界已经进化到零容忍种族歧视的时代。是到了将第二组国家的人名彻底抛弃的时候了。

早在1939年,泰国就率先将英文国名由Siam变更为Thailand,同时扔掉了带“-ese”的“泰国人Siamese”而改称“Thai”。上世纪60年代,在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带领下,美国黑人开展了全国性声势浩大的争取平等运动,成果之一就是废弃了侮辱性地称呼黑人的名词 “Negro”。

我们不能也做点什么吗,中国人?

Chinese? No! Sinaean(or Sinaian)? Yes.

每一个中国人,台湾人,华人都应该看一看的一封邮件

这是一封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看一看的邮件。这次我将其译为中文以引起更多人的

注意和参与,有不当之处请指出,以便修改后在Internet上分发。

胡学群

亲爱的朋友:

请您读一读下面这篇文章并且让我们拿出一些实际行动来。

"Chinese"

一个对中国人带有种族侮辱的称呼

我来自一个叫做 "中国" 或 "中央之国" 的国度,英国人将其称为" China"。我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十年了,期间我碰到了一些非常怪异的事情并且意识到了"Chinese";实际上是对我们中国人的一种蔑称。 这里我愿意同各位同胞分享我的观点和想法。

去年我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市中心乘坐电车时同司机聊了一会天,他收养了一个韩国男孩。令他大伤脑筋的是他的儿子在学校里经常被其他男孩捉弄,并将其儿子称为 "Chinese"。他的儿子每天都哭着从学校回来并且感到非常痛苦。这个司机让他儿子告诉其同学他不是 "Chinese",而是 "韩国人",或者 "韩裔美国人"。

我当时就在捉摸为什么那些学校里的小孩不管那个男孩叫做 "Korean" 来侮辱他呢?

1991年的冬天,我去辛辛纳提市见我的女友,在大街的一个角落有一群年轻人在那里,他们看见我走过来。令我吃惊的是他们竟然拿我开心:指这我喊道:"Chinese,Chinese。"。我当时还是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天在我下班后走向停车场的途中,一个无家可归的男子拦住我乞讨,我想了一会说:"对不起,没有。"。再次令我惊奇的是这个流浪汉居然生气了,并且对着我叫到:"Your Chinese。"

我已经怀疑很久了,现在我突然明白了 "Chinese" 实际上是一个种族蔑称。在英语中,英国人过去将非洲人叫做 "黑鬼(Nigger" 而将黄种人叫做 "Chinese"。 在前面我讲的第一件事情中,那些学校里的小孩完全知道电车司机的儿子是一个韩国人;但是将其叫做 "Korean" 没有任何意义,而将其叫做 "Chinese" 却是对那个男孩的侮辱和轻视。

因为在英语中,英国人用后缀 "-ese" 来表示那些他们认为 "低等的"、"不重要的"、"弱小的"、"怪异的"、"带有疾病的"、"从虫子演变而来的"种族";他们蔑视和厌恶这些种族。这些种族包括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葡萄牙人。(Chinese、Japanese、Vietnamese、Portuguese)。他们用 "-ese" 来羞辱我们,同时他们用后缀 "-an" 来表示那些所谓 "优等" 的种族,例如美国人、加拿大人、英国人、德国人、加州人、德州人。(American、Canadian、Britain、German、 Californian、Texan)。这就是为什么那个一文不值的流浪汉居然叫我 "Your Chinese", 而不是 "Your Asian"; "your American" 或 "your Korean"来侮辱我,尽管他根本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他需要使用一个羞辱我,伤害我的蔑语,这里"Chinese"就正好可以用于伤害任何黄种人。

那么 "Chinese" 的字面意思是什么呢?"-ese" 表示小的、微小的和不重要的,"China"的意思是坚硬的粘土或泥土,那么放在一起 "Chinese" 就是用坚硬的粘土或泥土制成的微小的、微不足道的、"怪异"的东西。这真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我来自东亚,在那里英国人曾经去过,征服、压迫和羞辱过那里的人民,并且把那个地方叫做 China,把那里的弱小的、劣等、分文不值、带有疾病的、虫子一样的的人叫做 Chinese,尽管他们知道我们的土地的名字叫做中央之国、中国。

我知道上天所创造的每一个人天生是平等的,我也热爱我自己、我爱种族和我的故土,我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种族和文化背景而感到耻辱。当别人叫我 Chinese 时我感到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就象是一个黑人被叫做了 Nigger。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时,我在田纳西大学有一个名叫约翰的朋友,他的祖父来自中国的上海。很显然他对他的身世和种族背景一点也不感到羞耻,但是每当别人问他是不是一个 Chinese 时,他会感到非常生气并且说不是。他憎恨 Chinese 这个词。我当时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它是一个用来侮辱我们的种族的蔑称,就相当于用于侮辱非洲人的 Nigger。

我来自一片我们称之为中国的土地,我为我自己和我的故土而自豪。China这个单词无论在含义或发音上都无法体现出中央之国的本意,并且中央之国的人民绝对不应该叫做 Chinese。那些所谓的大不列颠人居然如此的不知廉耻和心胸狭窄,以这种带有侮辱性的词语来命名我们的国土和人民,这真一个莫大的悲哀。

几百年以前,当那些所谓的优等的大不列颠人来到我们的中央之国时,看到了我们的人民,在那些英国人看来,这些与他们穿着迥异的中国人简直不如狗和虫子,他们身无分文、面黄体弱、带有疾病、是从虫子演变而来。于是这些优等的大不列颠人觉得应该用带有贬低性的、侮辱性的词 China 和Chinese 来形容我们的人民和国土。我想仅从那些英国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和方式,我们中国人就应该更加警觉和更早地怀疑 China 和 Chinese 是带有恶义的词语。难道你会认为那些大不列颠人会那么文明地给我们这些虫子起一个体面的名字?

可悲的是,那些大不列颠人在为这个蔑称编造的故事中竟然没有丝毫掩盖他们对我们的恶意和偏见。他们宣称我们的国家被称为 China 是因为我们的景德镇出产陶瓷。并且他们随便地在 China 后面加上 -ese 来称呼 China 的人民。那我们不禁要问:如果这是不列颠人为其他的国家和人民命名的方式,那么为什么不将意大利叫做比萨饼(Pizza)、意大利人叫做比萨饼人(Pizzese),因为意大利是因为比萨饼而闻名?为什么不将德国叫做啤酒(Beer)、德国人叫做啤酒人(Beerese),因为德国人以喝啤酒而闻名,为什么不将美国称为玉米(Corn)、美国人叫做玉米人(Cornese),因为它因出产玉米而闻名?为什么不将英国人叫做罪恶之地、英国人叫做鸡奸者?因为大多数英国人都进行鸡奸?

让我们回到七十年以前,当时的中国人选择共产主义并不是出于疯狂,而是为了同不仅仅是来自国内的压迫进行斗争,更是为了同英国人和日本人这些外来侵略者的压迫和羞辱进行抗争。这些侵略者来到中国并不是象他们的子孙所宁愿相信的那样是来提供援助的基督或救世主、传播兄弟情谊的传道士,而是作为掠夺者来到中国的。感谢上苍,在主义者的领导下我们将这些强盗赶出了我们的家园。

每次当我听到有人说我很自豪我是一个 Chinese 时,我感到无地自容。我们,这些来自中央之国的人,应该对英语和那里的人有更深的了解。为自己的传统、民族和中央之国而感到自豪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但是你决不会听到某个非洲人说我很自豪我是一个 Nigger,他们只是说我很自豪我是一个African。在很久以前,我们把小日本叫做倭寇,如果我们告诉小日本他们的汉语名称是倭寇并且这样当面称呼他们,他们难道没有理由生气吗?我们现在还这么叫日本人合适吗?如果他们自己还叫自己是倭寇这不是侮辱吗?

如果现在我们还是被当面叫做 Chinese,难道我们没有理由生气吗?这个由大不列颠人在几百年前杜撰的用于侮辱贬低我们的蔑称,难道我们到今天还要用它来称呼自己吗?

该是扔掉这些英国佬强加给我们的蔑称的时候了,我们要用自己的称呼并且找回我们的尊严。30年前伊朗就成功地将其英文名从波斯(Persia)该为伊朗(Iran),并将伊朗人叫做 Iranian,他们以被称为 Iranian 而自豪,他们不会幼稚到称自己为Iranese。

在芝加哥一名出租车司机(在美国已入籍30多年了)再三坚持让我称他为 Asian 或American,而不是 Chinese,这绝不是因为他们为自己的种族和背景而感到羞耻,也不是因为他们渴望被称为美国人,而是许多中国人在不同的程度上都意识到 Chinese 这个字带有贬义和侮辱性,极力回避这个单字。

许多来自中国的人乞求被称为 Asian,这一点在最近的一部叫做 Big Lebowski 的电影中表现得非常清楚,影片中男主角 John Goodman 大肆捉弄中国人,他嘲弄我们,嘲笑我们的怪异的行为,他想我们满足于被称为 C-ese。 那么 Goodman 先生,请你记住:我们希望被称为 Asian 是因为我们不想被叫做 Chinese。因为英语中没有我们一个合适的称呼,所以我们请求你叫我们为 Asian,这难道过分吗?就象是黑人不愿意被称为 Nigger,我们当然不愿意被称为 Chinese。你这个卑鄙的、丑陋的肥佬、白疑,为什么你一定要刺痛?

现在开始,我们在英语中应该这么说:我来自 Central Kingdom of Sinai(希腊语中表示中国)或 C.K.,我是一个 Sinaian,或者我很自豪是一个 Taiwanan,而不是 Taiwan-ese。Sinai 在希腊语中表示中国,在英语中,Sinai是各路神仙居住的

地方。在圣经中,上帝就是在 Sinai 山给摩西十条戒律。 China、Chinese、Taiwanese 应该从官方字典中去掉。它是一个种族的蔑语并且对亚洲人民带来了太多的侮辱和偏见。连那些学校里的孩子、流浪汉和乞丐这些词的含义。在讲英语的世界里,一直到今天还在纵容这种对我们同胞的侮辱和不公平的待遇,这真是一种耻辱。

有些人也许会质问:既然我们实际上并不是处于世界的中央,为什么我们称自己为中国呢?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完全没有必要将一个国家的具体地理位置同它的名字直接联系起来。比如说,不列颠联合王国,难道真是一个联合的王国吗?根本没有!!并且这个国家也早已不复存在!!!那么我们应该让英国人将其国名改为罪恶之国(Sodom )并将英国人叫做鸡奸者(Sodomese),因为这才最接近他们的本质?不,我们不会那么做,英国人可以继续将他们的国家称为不列颠联合王国,当然我们也可以将我们的国家称为中国人的中央王国(Central Kingdom of Sinaian,C.K.),尽管我们并不是处于世界的中央。

我希望通过铲除 C-ese 这个单字,我们的孩子在这块土地上受到的歧视和伤害会少一些,他们将被称为一个体面的、尊敬的名字,希望我们再也不用告诉孩子他们是Korean 而不是 Chinese,尽管他们确实是中国人。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这么说,如果我们中国人能够显示我们在每个方面都比别人优秀,那么 Chinese 的含义就会改变。我对此持怀疑态度。首先,我们不可能在每个方面都比其它种族优秀;第二,我们没有必要在每个方面都比别人优秀来赢得尊敬和一个体面的名字。第三,即使我们在每个方面都比别人优秀,C-ese 的贬义也不会改变。飞人乔丹是一个 Nigger 并且在每一方面都非常优秀,难道他能改变 Nigger 的含义吗?日本经济上的成功能够改变倭寇或 Japanese 的含义吗?不能!!他们做不到!!这些词必须彻底地从词汇中根除,这是无可争议的!!!

美国的黑人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去争取被正式地称为非裔美国人的权利,而不是被叫做 Nigger,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人因此而献出了生命。我希望我们中国人在争取我们的权利时不要象黑人那样艰苦和漫长。我知道有的人在背后对别人叫不同的名字,他们仍然在自己黑暗肮脏的卧室里用 N-word、Chinaman、pale people 这样的字眼。如果我们听不到这些,这就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但是,我们绝不应该让别人正式地、公开地、当面地叫我们 Chinese,并且默默地接受别人对我们每天进行公开的、肆无忌惮的贬低。

连那些学校里的孩子、流浪汉和乞丐这些词的含义。现在很多人出于漠然或用词方便而使用 C-word,但是象流浪汉和乞丐这些人却在利用这些蔑称来伤害我们的心灵。这些蔑称就象毒液一样,那些体内充满毒液的人总要用它来伤害别人。如果我们让他们把毒液撒在我们身上,我们会受到伤害。否则他们必须抛弃这些毒液,或者留在他们自己的心里去毒害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人。

现在让我们拿出一点实际行动来:有一件事情我们是可以做的:让我们中国与台湾的领导人注意到这个事情,让他们相信确实需要拒绝 C-ese 并且用我们自己的词汇来描述我们的国家,还有去关心在其它语言中我们的名字。

请把这篇文章分发给你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你认识的人。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动,请与我们联系。

请将您的意见和建议发送到:

United Sinaians 21 Kristin Drive #117 Schaumburg, IL 60195 USA

E-mail: Sinaian@aol.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